阿玖

交流障碍。
喜欢分享各位太太们的作品。
太中、敦芥、京绫重度患者。

【ALL罗】那个新世界xyxf的男人(雾)1-8

猫咪兔咪:

那个新世界xyxf的男人(雾)


 


恶搞向,小粉红即视感,ALL罗,可能夹杂奇怪的脑洞和私货,请相信我是真爱。(大概你们能从文里看得出来我常年混迹粉红天涯知乎百度除了豆瓣)时间线懒得考据了,差不多看吧。【喂


白色情人节前一天神奇地脱了团。无法概括自己的运气值,谜。


 


1.


传奇的故事往往有俗套的开头。


可惜这个故事虽然不传奇,但开头依然俗套。


 


八卦不是女人的专利,当男人八卦起来更可怕,于是新世界里一个出处成谜的报纸横空出世,信息可靠程度介乎于可靠与不可靠之间。该报纸对于重大事件剧透有时比官方消息还快,但往往也有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八卦新闻,上至海军,下至海贼,涉及人员之广,JQ脑洞之大,让它很快发展成了几乎人手一份的热门消息来源。


唯一的缺点就是,当你的赏金或者名声很大,就很有可能从手中的报纸里看到自己和某个朋友甚至敌人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一代CP糊锅底,新生CP渐次起。


一个蜘蛛网围绕着一个男人血雨腥风展开,还会有更多贵乱在后面等着拉灯。


该报纸有着和某样宝物相似的名字:《One Piece HD》。


 


2.


如果说草帽海贼团是突然在OP HD里靠人气和绯闻在新闻版跃然而起的新星,死亡外科医生特拉法尔加就是在闲情版由CP文积累起人气的黑马。


原本闲情版半壁江山的草帽和各方人马关系的818沉底下去,三船长在香波地群岛的一场大闹让三人排列组合的各种JQ楼只长不短,而且和平讨论最多持续到第二页,然后必然就是腥风血雨的争吵撕逼。


本来要火起来的罗相关CP也该是基德或者路飞,结果莫名其妙盖起高楼盘踞首页的几篇文全是拉郎配。


唐吉诃德X特拉法尔加。


基罗和路罗一开始的几篇文迅速被好几座唐罗高楼重重砸下,而且似乎还有水军助阵,团队合作默契,文手文风多变,有正剧风,言情风,而且时而有肉。


邪教,大写的邪教。


被掩埋在角落里的其他CP党这样诅咒。


 


3.


所以我要你们行动起来。戴着斑点帽的电话虫眼睛半眯着,说看到这个月的OP HD了吗?舆论也是一块高地,要抓紧占领。


明白船长!强巴尔严肃答应,我们会尽快给新闻版投稿,免得闲情版的不实绯闻影响您的声誉。


咳咳咳。


怎么了船长?


我的意思是……


 


船员们完成任务的时候表情基本上都是生无可恋.jpg。


 


还没等自觉蒸煮的基罗和路罗党抢回失地,又一波邪教诞生了,不仅是拉郎,还是原创角色拉郎,罗西南迪X特拉法尔加,攻受无差。


 


4.


邪教生生不息。


痛苦的不是萌了冷CP,而是萌了冷CP,却没有粮吃。


有没有水军的差距是巨大的,罗西南迪X特拉法尔加原本设定里的死别BE结局吸粉程度就差点,再加上罗西南迪死亡时罗小了点,同人文能展开的描述实在不多。


而唐罗虽然是拉郎,但是有两个产出大手,一个笔触锋利,文风黑暗,走相爱相杀的正剧风,另一个情节狗血,虽然是霸道总裁风,但文笔细腻,并按照情节需要会有按照法律法规不能在这里详细出现的脖子以下部位的内容。


于是有不少人吃下了这份安利。


除了本人。当那份有肉的报纸送进船长室的时候,夏奇落在船长室的零部件(耳朵等)听见船长摔出了自己桌子上的台灯,然后打了个电话。


 


让维尔戈和BABY5停止这种无聊的游戏。


写的不好吗?


当然不。


刚刚我让BABY5写一篇惩罚蒙眼PLAY,这回你一定会喜欢的。


……


船长挂掉了电话。


 


然后夏奇从要寄出的信件中找到了一个寄出人和收件人不详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将失去你的宝宝。


下个月的OP HD,夏奇毫不意外地在闲情版面看到了惩罚蒙眼PLAY和一篇新开的唐罗连载生子文,也听到了新买的台灯摔碎的声音。


船长眼底的黑眼圈又重了。


夏奇叹着气,努力产出了一篇罗西南迪X特拉法尔加的人鬼情未了设定文。


 


5.


如果说乐坛的半壁江山是汪X的,闲情版的半壁江山就是唐罗的。


娜美很不满,原本对于路飞的爆料就能让她赚得数钱手软,最近的收入大幅缩水。


仅仅依靠爆料是无法长久的,只有产出才是王道。


拉上罗宾,娜美愤愤决定开坑,人设要时髦,剧情要狗血,文笔要犀利,最重要的最能吸引人的一点,要有肉。


人民群众从来都不是吃素的。任何同人民群众作对的敌对派都是纸老虎。


要红,就要搭上血雨腥风的中心人物,要炒作,越黑越红,越黑越有话题度。


就写路罗!


不顾生死奋力相救的顶上战争官糖在前,任何拉郎配的邪教都是渣渣。


 


6.


新一代血雨腥风教主诞生了。


尽管当事人自己一点也不想承认。


但罗已经没精力去澄清那么多了,他的计划目前正关键,七武海是必要的一环,他不能松懈。


他努力说服自己不去想在这个月的OP HD里头自己又是被多弗朗明哥以什么样的姿势在什么样的地方做了多少次这种问题,但当他在女海军达斯琪手里看到一本以他和多弗朗明哥作为主角封面的蜜汁漫画时,他真心想拔刀现在就杀了多弗朗明哥。


脑洞大是病,得治。


不过开了脑洞就有人给写这种待遇,还是挺让人羡慕的。(不是)


 


7.


斯摩格一般情况下是只看看OP HD的新闻版的,他也告诉过达斯琪,其他版面不必给他送过来。


但不幸的是,达斯琪某一次只给他送了闲情版。


斯摩格抖开报纸,然后整个人也跟着一抖。


入目所及就是一张大写的R18黄兔(不是错字),带着黏腻液体的藤蔓绕遍青年全身,和青年身上原本的纹身交错出暧昧又色情的氛围,含泪的眼,绷紧的指尖,微开的唇。


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斯摩格迷迷糊糊翻开下一页的连载文想着,原来那家伙身上的纹身是这样子的啊……


 


然而新世界的旅途还未停止。


唐罗相爱相杀的正剧文正连载到对峙的高潮,爱恨交错,斯摩格看到多弗朗明哥和罗在厮杀的同时调情时不小心掉了雪茄。


等等,这个OOC地守在路飞床边还和女帝吃醋的人是谁?


当斯摩格终于看到那篇唐罗生子文的时候,他已经心如止水了。


 


8.


待在海军地盘的罗发觉斯摩格看自己的眼神里头透着诡异,还总是张口欲言又止,然后绕开几步就快速离开。


虽然立场不同,也不至于一见面就跑吧。


而且,复杂的视线最多扫过的是自己的小腹。


罗想不通,但觉得这目光里头没恶意,就没太在意。


 


达斯琪发觉自己工作的失误后,胆战心惊了很久,但斯摩格并没发难她不够细心,而且还诡异地关注起了特拉法尔加。


蹲守几天之后,OP HD求助版多了一个新的求助:不小心让上司看到了一个同事的同人文,现在上司好像看上了同事怎么办?


RT,这个同事是空降系,之前和我们部门算是敌对关系,前段时间突然过来的。上司不小心看到了我自己看的那位同事的同人文(同事为受方),不仅没有批评我(要知道他之前很反对我看这些),还奇怪地保持了沉默,并且对同事的关注与日俱增,我该怎么办?


 


这毫无疑问是一道送分题,在大家的热情鼓励下,达斯琪背下了大家提供的追情人三十六式踏上了帮斯摩格脱单的艰难道路。




TBC



面包(原作向)

似曾相識:



#封面故事真的超好玩
#稍微改了一下时间线

罗讨厌面包,草帽海贼团的所有人都知道。

船上的厨师有着灵巧的双手和细致的观察力,他掌握也迎合着每一位船上人的口味喜好。
所以罗在sunny号上每天都能享受到新鲜美味的饭团,没有梅干的那种。
罗上次早餐的时候提出自己不吃面包,他那位金发卷眉的北海同乡就一面吐槽七武海的挑食,一边迅速捏了一盘饭团。
罗还是很满意的,在吃到梅干饭团之前。
罗吃到梅干饭团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吐出来,不过在灌下了半瓶啤酒之后就拍案而起和山治吵了起来。
第一次有人在船上对山治的早餐表示不喜欢的,也是第一次有人敢在山治面前批评食材的。
山治的餐桌礼节当然不允许罗对梅干的浪费,两个人唇枪舌剑,在索隆的起哄之下差点干起架来。
顺便说一句,索隆起哄是因为早上起床后卷眉没肯给他酒。
不过两个北海人的吵架在路飞一口吞下梅干饭团的时候结束了。
很少有人会因为饮食和山治吵架的,起码草帽海贼团的人都对自家厨师的手艺颇为满意,所以罗的“不吃面包不吃梅干”的挑食习惯就牢牢印在他们脑海里。
路飞也记住了。

说实话,能让路飞记住的事很少。但是罗不吃面包这件事被记住,就不见得是好事了。

一行人从庞克哈萨德去往德雷斯罗萨的航路上短暂地停留在了一座小小的夏岛上。
岛上正值秋季,合适的气温,没有村庄也没有人类的打扰,安静甜谧好似世外桃源。
船停靠下来进行短时间的维护,一行人也趁此机会踏上陆地休息一下。
山治在沙滩上架起了烧烤架,开始料理乌索普钓的鱼。一边的布鲁克在调试吉他,娜美和罗宾已经在遮阳伞下享受特调橘子气泡水了。
罗还是拿这群及时行乐的人没办法,这群海贼一直以一种旅行团的心态四处开宴会,可以说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反正说了他们也不听,只要不影响计划,罗也就随他们去了。他在料理台边晃了晃顺手抄走一瓶葡萄酒,然后就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握着刀往树荫走去。


山治叫住他是完全意料之外。
“啊,罗,你先别喝酒。马上要开饭了,路飞还没从森林回来,你去帮忙找他一下吧。”
罗皱了皱眉,对于被阻止喝酒还有被命令都觉得有点不爽,不过想到开饭前和厨师结下梁子不是什么好事就作罢了:“你不让索隆当家去找吗?”
“那家伙不能离开我视野范围,不然他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山治说着把头往陪着乔巴玩沙子的索隆的方向偏了一下,“其他人也在忙,所以就麻烦你去把那个白痴船长带回来了。到了饭点还不回来,那家伙肯定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了,这种时候能制服他的人不多。”
然后罗的酒就被收走做调料了,山治又开始忙起来,一副把他往路飞那边赶的样子。
罗回头望了一眼森林,叹了口气,还是抱起鬼哭走了过去。


“喂,特拉男过来了!准备好!”
“吱吱!”
“白痴声音太大了!”
“吱呜——”


罗已经走到了森林很深的地方却没有见到路飞的身影,照常来说路飞的行动应该十分高调显眼才对。
罗又走了几步,然后在一棵树下站定。
有什么不对……
“就是现在——!”
“room!”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罗周围十几棵树瞬间被截成几段,同样被拦腰斩断的还有一只惊慌的猴子。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空地上只有握着出鞘的鬼哭的罗,一只只有上半身还抱着面包的猴子,还有开着二档冒着蒸汽的路飞。

“草帽当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罗的脸色不太好看。
“可恶啊,失败了,我还想看特拉男吃了面包的样子呢!”
罗当然知道路飞想干什么,不过开着二档却拿着两个面包的样子确实好笑。
“你为了这种事就能随随便便动用战斗状态吗草帽当家的!你是小孩子吗!”
“特拉男你不也是用了能力吗!只是吃一口面包而已,你要是肯乖乖吃一口我也不用这样了啊!”
“我讨厌面包!”
“就吃一口!”
“不要!”
“可恶啊啊啊——!”
“屠宰场!”

等两个狼狈不堪的船长回到沙滩上时,其他人已经开始享用午餐了。
“啊,路飞,回来的比预想中早嘛,成功了?”看着山治和路飞打招呼的样子,罗更加确定自己是被算计的。
那些面包根本就是黑足当家给的。
不知道究竟是谁想的主意,也不知道山治是不是有意报复梅干饭团的仇,但是那两个人都是主谋者是毋庸置疑的。
“啊啊啊啊啊失败了!特拉男太赖皮了!”路飞立马加入午餐战局,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山治听了之后吐了个烟圈,然后挑了眉毛往索隆那边瞟了一眼。
“喂,厨子,记得把约好的酒给我啊。”索隆举起酒杯炫耀式地晃了一下,也有可能在向罗表示感谢。
这两个人居然还在吃面包这件事上打赌!
罗有点生气又有点无奈,结盟之后这位恶名昭彰的七武海被磨得没了脾气。
“喂!特拉男!”路飞带着几串烤串就卷了上来,“请你吃肉啦,别生气了,反正最后也没吃到面包不是吗。”
“草帽当家的,我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
“那是啥?”
看到路飞亮闪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几乎鼻尖都碰到了一起,罗就突然心软了:“我没生气。”
“嘻嘻嘻,那就好。”路飞笑的很开朗,然后把手里的烤串塞进罗嘴里。


“看来你喝不到酒了,绿藻头。”摸到索隆身边坐下的山治看着远方脸色惨白的罗笑了。
“切,”索隆把一瓶红酒灌了个干净,“路飞不会被打吗?”
“我觉得我做的烤面包很好吃啊,都是那个挑三拣四的家伙的错吧。”山治又点了根烟,“放心吧,罗那家伙说不定比我们都要更宠路飞一点,他不忍心下手的。”



从某一天开始,新世界的一个小小的夏岛被一劈为二,原因是某个极度厌恶面包的斑点帽船长被某个任性的橡胶人塞了一串某个卷眉厨子做的烤面包。

與好友試妝
這次北部的cwt暑假場會出:3
p4顏藝注意0.<<

【火骨】醉酒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吉米迷妹。:

醉酒梗, @EdmundDYans 你的火骨!
ooc……。


烤尔比的手里攥着个玻璃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反着光。他的火焰手指不偏不倚地夹住了光滑的边缘,发呆般地低下头。鸟先生醉酒坐在吧台前还是满嘴的安黛因,尖锐的声音拖得很长很长,来来回回撞进他的耳朵,化作一片嗡鸣。兔子小姐抽抽搭搭地灌了杯酒,嘴里还抱怨着这儿那儿。烤尔比将玻璃杯擦得干干净净,长吁了一口气,摆在了旁边。


有谁撞了进来,远远地就在门口喊他。“嘿,烤尔比!我说,休息时间?”


他连头都没抬就知道是衫斯来了。衫斯踏着他的粉红色拖鞋,嘴里哼着不着调的音乐坐到了他面前。他的骨头手指敲打着桌子,抬起头看着烤尔比。“一份汉堡。”他抬起食指,“嗯哼,我的‘骨子’都要陷下去了。打两份工可真累人。”


烤尔比耸了耸肩,忍住没嘲笑他半个小时前刚来过——这没什么用,实际上。他转身就要去厨房,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衫斯说到。“番茄酱?”


白痴问题,烤尔比。


他并没有等到衫斯的回答就进了厨房。油炸裂的声音徘徊在他耳边。他顺手拿了一瓶番茄酱放在面前,火焰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旁边撒出来的酒。


“嘶。”烤尔比倒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手指想让它们不那么疼痛。他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而后想起了什么。


酒。


他想起来每一位客人脸上的红晕,蓝晕……还有些别的颜色。他想起每一位客人的醉醺醺,神志不清,瞎说胡话。他想起每一位客人醉得靠在桌子上,傻兮兮地笑着,然后打起了呼噜。


酒,我说,酒。


他猛地抬头看向了关紧的大门,做贼心虚般的握了握手里的番茄酱。他的眼光越到了旁边的酒瓶,烤尔比有点热。


一团火焰感觉到了热,这可不正常。


极不正常。


“他赊账的惩罚。”他最后这么宣布到,小心翼翼地拿起酒瓶倒在了番茄酱里,那甚至还是瓶烈酒。烤尔比的呼吸有些粗重,火焰手指也在不断抖动着。他脑海里的画面竟让他有些开心,至少他可以狠狠嘲笑那懒骨头一回了。


门外的衫斯还是用手敲着桌子,打了个哈欠,什么都不知道。


————————————


“咕噜。”


在衫斯把一整瓶番茄酱都喝下去后烤尔比眨了眨眼,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从他的脸庞滑下,慢慢滴到了下巴,最后融在了他的皮肤里。


然而他还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拿起白毛巾继续擦着酒杯。眼神向上偷瞄着衫斯的变化。衫斯并没有大动静,这让他一阵失望。他一如既往地拿起汉堡并把它送进嘴里,整齐(?)的牙齿划开面包和肉,蓝色的舌头一卷便吞入腹中。这是烤尔比经常看见的事情。他不知所谓地叹了口气,将又一个玻璃杯摆在旁边。


“呃?”


然后衫斯发出了一声可以称作喘息的声音。


烤尔比猛地抬起头看着衫斯,他的脸上多了两道淡蓝色的痕迹。衫斯有些狼狈的捂着胃——如果他有的话——趴在了桌子上,抬起头来看着烤尔比。


“你给我吃了什么?”


他的问句模模糊糊的,咧开的嘴角似乎更往上扬了一些。烤尔比注意到那抹蓝色越来越深,衫斯的眼皮也越来越沉。


看来他不是个酒鬼。


烤尔比只能这么下结论,耸了耸肩。他掩藏不住自己的笑容,幸而衫斯不能看见。但他看见了又能怎么样?他这么胡乱想着,眼睛粘在衫斯脸上。衫斯挣扎了一会儿,抬起眼睛半眯不眯地盯了他一会儿,低沉的声音沾上酒气变得粘稠而又长绵。“烤尔比……嘿,嘿,嘿。”他摇了摇骨头脑袋,而后闭上眼,头偏在一旁,打起了鼾。


……真是见鬼。


烤尔比没料到他会醉得安静,他探身去拍了拍他的脑袋,没有反应。他下意识想要向谁求助,可是没有人。于是他绕出柜台,抱起了这个懒骨头。


兔子小姐发出了一声嘘声。


沉得要命。他暗自抱怨道,衫斯还在沉稳地呼吸。烤尔比用脚推开门,打了一个寒噤。


雪镇还是雪镇,寒风吹得他有些发抖。他踏着积雪一步步走过,火焰手指搭住衫斯的肩。他感觉到骨头的身上发热,紧紧缩在了他怀里。烤尔比有些走神,他慢慢地走着,但衫斯的一只拖鞋掉到了雪地上。


这可就无能为力了。


————————————


他终于把骨头摔在了他的沙发上,衫斯甚至流了口水,低低的呼吸声从他齿间漏出,发出“呼呼”的声音。他的蓝晕不退,身上冒出了一股酒气。烤尔比感到有些内疚,当然了,恶作剧得逞的快感更站上风


他盯了衫斯一会儿,咽了口口水,转身准备回去。然而他刚要打开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流火了……老板。”


烤尔比的手僵住了,衫斯的声音中慵懒无处可藏。他没有回头去看衫斯,而是直接想起了他给予衫斯番茄酱时流下的那一滴汗水。衫斯分明猜到什么了,但他还是喝下去了。


为什么呢。


烤尔比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手指抵着门栓。末了,他说到。


“晚安,衫斯。”


“晚安,烤尔比。”


“对了,”烤尔比吸了吸鼻子,“这次的没算在账本上。”

sans小天使:

   断罪(六)(七)

    --即使所有人都得到了幸福,他依然期待着被再一次杀死。

   ※男福      SF         性癖奇怪慎入 

          本篇完结,后续番外更新在正月初八之后【是的回老家了

   断罪(一)

   断罪(二)

   断罪(三)

   断罪(四)

   断罪(五)



          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啊!!!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