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玖

交流障碍。
喜欢分享各位太太们的作品。
太中、敦芥、京绫重度患者。

與好友試妝
這次北部的cwt暑假場會出:3
p4顏藝注意0.<<

【火骨】醉酒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吉米迷妹。:

醉酒梗, @EdmundDYans 你的火骨!
ooc……。


烤尔比的手里攥着个玻璃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反着光。他的火焰手指不偏不倚地夹住了光滑的边缘,发呆般地低下头。鸟先生醉酒坐在吧台前还是满嘴的安黛因,尖锐的声音拖得很长很长,来来回回撞进他的耳朵,化作一片嗡鸣。兔子小姐抽抽搭搭地灌了杯酒,嘴里还抱怨着这儿那儿。烤尔比将玻璃杯擦得干干净净,长吁了一口气,摆在了旁边。


有谁撞了进来,远远地就在门口喊他。“嘿,烤尔比!我说,休息时间?”


他连头都没抬就知道是衫斯来了。衫斯踏着他的粉红色拖鞋,嘴里哼着不着调的音乐坐到了他面前。他的骨头手指敲打着桌子,抬起头看着烤尔比。“一份汉堡。”他抬起食指,“嗯哼,我的‘骨子’都要陷下去了。打两份工可真累人。”


烤尔比耸了耸肩,忍住没嘲笑他半个小时前刚来过——这没什么用,实际上。他转身就要去厨房,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衫斯说到。“番茄酱?”


白痴问题,烤尔比。


他并没有等到衫斯的回答就进了厨房。油炸裂的声音徘徊在他耳边。他顺手拿了一瓶番茄酱放在面前,火焰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旁边撒出来的酒。


“嘶。”烤尔比倒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手指想让它们不那么疼痛。他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而后想起了什么。


酒。


他想起来每一位客人脸上的红晕,蓝晕……还有些别的颜色。他想起每一位客人的醉醺醺,神志不清,瞎说胡话。他想起每一位客人醉得靠在桌子上,傻兮兮地笑着,然后打起了呼噜。


酒,我说,酒。


他猛地抬头看向了关紧的大门,做贼心虚般的握了握手里的番茄酱。他的眼光越到了旁边的酒瓶,烤尔比有点热。


一团火焰感觉到了热,这可不正常。


极不正常。


“他赊账的惩罚。”他最后这么宣布到,小心翼翼地拿起酒瓶倒在了番茄酱里,那甚至还是瓶烈酒。烤尔比的呼吸有些粗重,火焰手指也在不断抖动着。他脑海里的画面竟让他有些开心,至少他可以狠狠嘲笑那懒骨头一回了。


门外的衫斯还是用手敲着桌子,打了个哈欠,什么都不知道。


————————————


“咕噜。”


在衫斯把一整瓶番茄酱都喝下去后烤尔比眨了眨眼,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从他的脸庞滑下,慢慢滴到了下巴,最后融在了他的皮肤里。


然而他还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拿起白毛巾继续擦着酒杯。眼神向上偷瞄着衫斯的变化。衫斯并没有大动静,这让他一阵失望。他一如既往地拿起汉堡并把它送进嘴里,整齐(?)的牙齿划开面包和肉,蓝色的舌头一卷便吞入腹中。这是烤尔比经常看见的事情。他不知所谓地叹了口气,将又一个玻璃杯摆在旁边。


“呃?”


然后衫斯发出了一声可以称作喘息的声音。


烤尔比猛地抬起头看着衫斯,他的脸上多了两道淡蓝色的痕迹。衫斯有些狼狈的捂着胃——如果他有的话——趴在了桌子上,抬起头来看着烤尔比。


“你给我吃了什么?”


他的问句模模糊糊的,咧开的嘴角似乎更往上扬了一些。烤尔比注意到那抹蓝色越来越深,衫斯的眼皮也越来越沉。


看来他不是个酒鬼。


烤尔比只能这么下结论,耸了耸肩。他掩藏不住自己的笑容,幸而衫斯不能看见。但他看见了又能怎么样?他这么胡乱想着,眼睛粘在衫斯脸上。衫斯挣扎了一会儿,抬起眼睛半眯不眯地盯了他一会儿,低沉的声音沾上酒气变得粘稠而又长绵。“烤尔比……嘿,嘿,嘿。”他摇了摇骨头脑袋,而后闭上眼,头偏在一旁,打起了鼾。


……真是见鬼。


烤尔比没料到他会醉得安静,他探身去拍了拍他的脑袋,没有反应。他下意识想要向谁求助,可是没有人。于是他绕出柜台,抱起了这个懒骨头。


兔子小姐发出了一声嘘声。


沉得要命。他暗自抱怨道,衫斯还在沉稳地呼吸。烤尔比用脚推开门,打了一个寒噤。


雪镇还是雪镇,寒风吹得他有些发抖。他踏着积雪一步步走过,火焰手指搭住衫斯的肩。他感觉到骨头的身上发热,紧紧缩在了他怀里。烤尔比有些走神,他慢慢地走着,但衫斯的一只拖鞋掉到了雪地上。


这可就无能为力了。


————————————


他终于把骨头摔在了他的沙发上,衫斯甚至流了口水,低低的呼吸声从他齿间漏出,发出“呼呼”的声音。他的蓝晕不退,身上冒出了一股酒气。烤尔比感到有些内疚,当然了,恶作剧得逞的快感更站上风


他盯了衫斯一会儿,咽了口口水,转身准备回去。然而他刚要打开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流火了……老板。”


烤尔比的手僵住了,衫斯的声音中慵懒无处可藏。他没有回头去看衫斯,而是直接想起了他给予衫斯番茄酱时流下的那一滴汗水。衫斯分明猜到什么了,但他还是喝下去了。


为什么呢。


烤尔比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手指抵着门栓。末了,他说到。


“晚安,衫斯。”


“晚安,烤尔比。”


“对了,”烤尔比吸了吸鼻子,“这次的没算在账本上。”

sans小天使:

   断罪(六)(七)

    --即使所有人都得到了幸福,他依然期待着被再一次杀死。

   ※男福      SF         性癖奇怪慎入 

          本篇完结,后续番外更新在正月初八之后【是的回老家了

   断罪(一)

   断罪(二)

   断罪(三)

   断罪(四)

   断罪(五)



          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啊!!!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啊!!!

巧克力威士忌【ut/sf】

-sweetWine-:

 


 我要诅咒这该死的、甜蜜的爱情。


 


当时,我正在啜着一杯热茶,把一部有了年代的电影翻来覆去地看。然后,你,还有雪花和风暴就不由分说地冲进了我的屋子,把白雾带进,把冰碴像星星一样撒落在我的地毯和靴子上。


我笑盈盈地看向你:“贵安,小姐。今天的风雪这么大,要小心别被雪花吞噬。(雪snow,吞噬swallow)”你的脸被冰雪冻得涨红,和你栽种在我院子里的野玫瑰颜色一样。你对着我嗤嗤地笑出声,云雀和夜莺从枝头上呼啦啦地飞起。似乎,我无论说些什么你都会感到有趣。你说,衫斯,下雪了,一起出去走走吧。


与此同时,木质的搅拌棒的味道正在陷入我的红茶。电影里正播放着子爵第一次与贵族小姐相遇的情景,轻柔的手风琴的背景伴奏响彻屋子。我开始觉得有些热,想要拿开裹着的毯子。你头发上的雪花开始融化。


 


嘿,你知道吗?你是让我束手束脚的人,你使我窒息。


 


什么样的俏皮话才能拒绝你呢?我只好详装出可惜的样子,假装没有听见你胜利的欢呼,慢条斯理地围上灰黑格子的围巾,戴上手套,把一把亮闪闪的硬币装入大衣的口袋。


然后你握住我的手套,把我拉离了我的老电影,我的红茶,我一成不变的生活,我那虚空般、令我颤抖的孤独。


 


我们向远方白色的山脊迈出脚步,走过路旁的玉米地。一家破旧的汽车旅馆的二楼有人在吹布鲁斯。雪地在脚下吱呀作响,发出犹如摇晃着的老的木楼梯的声音,却又稳稳当当地接住我们的脚印。雪簌簌地下着,在我们的头上、肩膀上覆盖出薄薄一层白色细沙。这个世界上的纷扰和罪恶好像突然都消失无踪,在这白茫茫的雪里,一切都是明朗、光明的,一切都变得温柔和宁静。你额前有几缕头发露出在帽子外面,现在也沾满了雪。我让你稍微等我一下,然后脱下一只黑色手套,用骨指滑过你的脸,把你的头发拢到耳后去,动作轻柔地如同对待雏菊花瓣上的露水。


 


 


我们走过篱笆和花店,把雪球砸在红色砖墙上。我们走过空无一人、厚厚地积了雪的广场,鸽子此时无处停歇,在长椅和雕像上站着。我们留下两对深深的脚印,歪歪扭扭地把广场分割成两块。你抓了抓我的衣角,笑着和我分享你可爱的蠢念头:我们是两颗小熊软糖,走在姜饼屋的世界里,白色的糖霜正从上方洒落。我先是强忍笑意,赞扬了你的想象力,直到你用得意洋洋地眼神盯着我看,我才无法抑制地笑出声来。我们两个像疯子一样在街上放肆大笑,笑到我们直不起腰来,不得不互相搀扶着。然后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从小熊软糖的口味聊到披萨饼的馅料,从棉花地聊到卖花的姑娘,从马尔克斯聊到海明威。我们的躯体在雪中感到寒冷,心却是无法触碰的滚烫,灵魂的热度似乎要将我们两人燃烧殆尽。我们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的门口停下。我模仿海明威简洁的语气和你说话:“小姐,多么棒的‘舞会’,我想我们应该进去。”你模仿着美国南方的贵族小姐,把手臂穿过我的左臂下方,靠在我身上:“乐意至极。”我们就这么挽着手,大大咧咧地走进了便利店的门。


 


我很高兴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能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像个叛逆期的男孩子一样,和你一起把疯狂的事物通通都做一遍。


 


便利店的暖气使我们脱掉了沉重的外衣和手套,我们在为数不多的货架间来来回回地走,把地板踩得湿湿的。我趁你蹲下去寻找一小罐金黄色的枫叶糖浆的时候,漫不经心、不动声色地拿过了你厚实的外衣。与你一起时,我总是不知不觉地把绅士礼仪贯彻得很好。你还买了些吐司面包和蔓越莓果汁,我则是要了红肠面包外加一盒速溶咖啡粉。便利店没有椅子,于是我们要了塑料袋,把买的这些杂乱的东西带回去。最后,你又要了一瓶用玻璃瓶装着的热乎乎的巧克力。


当我们走出便利店时,天已经呈现出紫葡萄的色彩。我们在教堂那里往左拐,准备再去热闹的城市中心走走。天气冷得很,简直冷到了“骨子”里。于是你把热巧克力的玻璃瓶举起,喝了一大口,然后向我装模作样地眨眼:“士兵!要喝威士忌吗?在这寒冷的冬日不喝威士忌可不行。”我被你逗乐了。我轻巧地打了个响指,那瓶巧克力立刻到了我的手上。我对着你笑,懒洋洋地回答你:“那我就服从命令啦,长官。”然后把你喝过的那瓶巧克力毫不介意地往嘴里灌,直到你羞红着脸向我大声抱怨。


 


我们又走了好一会,直到太阳完全隐入白色纸浆似的漫长山脉。街道昏暗下来,只有路灯橘黄色光尘点亮的那一小块看得见飘舞的雪花。街道开始热闹起来,啤酒屋传出震耳欲聋的博普音乐,流浪汉们背靠着红色的集装箱、在空地上升起一堆火,带着帽子的牛仔们开始在街上悲伤地乱晃。我知道,夜晚已经来了,这意味着我不得不即将与你分别。我们现在该回去了。但它来得太快,而我只是想和我爱着的女孩在这雪中再多走一会。


已经很晚了,我坚持送你回去。我们踩着黑乎乎的雪往回走,走过葡萄藤和棉花地,走过雪松。远远地,我们终于看见了你种在家门口的覆盆子灌木。我们站在你家门口,踌躇着,谁也不愿说再见。路灯的光撒在我们的身上。你轻轻地舔了舔嘴唇。


 


该死的,我想。我忍不住了。


这一切都要怪那该诅咒的爱情,那古怪的爱情,它使我下溺,使我身不由己。


 


我终于俯下身去,在路灯下,轻柔地,甜美地品尝到了你嘴唇间遗留的巧克力。



二十字微小说【pewdiecry】

Guuuu:

日常ooc,渣,bug一堆,有黄暴慎入
Pewdiepie/Cryaotic(斜线有含义)
开个脑洞但是一不小心写肾虚了稍微写个短的喂自己口粮【并不好吃】
跪求pewdiecry粮


————————————————————————
01 Adventure(冒险)
Cry决定喝掉一整瓶威士忌。

02 Angst(焦虑)
约好一起玩游戏,Cry迟迟不上线。

03 Crackfic(片段)
桌上的手机屏幕亮着,Pewds的消息一闪一闪:“我去找你。”

04 Crime(背德)
Cry是男的,Pewdiepie也是。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美剧spn】
Cry发现Dean也有一只大狗,只是Dean那只是绿眼睛,自己这只是蓝眼睛。

06 Death(死亡)
“卧槽Cry你他妈又把我碾死了!”
耳机里传来男人的大笑。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Cry在联机的时候又双叒叕把Pewds坑了。

08 Fantasy(幻想)
长着猫耳的Cry对着他抖耳朵,尾巴轻轻一甩一甩。

09 Fetish(恋物癖)
“你敢把我面具扯下来我就把你那玩意儿扯下来。”

10 First Time(第一次)
“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Cry盯着他,紧张地咽口水。

11 Fluff(轻松)
佛罗里达在下大雨,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上的老电影。

12 Future Fic(未来)
Pewdiepie和Cryaotic是人人皆知的YouTube模范cp。

13 Horror(惊悚)
一觉醒来看到Cry在煮咖啡。

14 Humor(幽默)
“你的脸太长了戴不上我的面具。”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很抱歉Cry,但我不是gay。”/“不过我还是喜欢你。”

16 Kinky(变态/怪癖)
Cry死活不肯摘他的面具。

17 Parody(仿效)
“大家好,我是pewwwwwwwdiecry!”

18 Poetry(诗歌/韵文)
聚散人海/抓不住你近在咫尺的手

19 Romance(浪漫)
Pewds每天下午都会在房间里看书,这样Cry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能给他一个早安吻。

20 Sci-Fi(科幻)
听说Pewdiepie家的机器人Cry跟他的主人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21 Smut(qing色)
“要不要比比谁更快?”棕发男人跪在他面前,微笑地舔着下唇,手指摸上他的皮带扣。

22 Spiritual(心灵)
Pewds总能在Cry心情低落的时候及时联系他。
“心灵感应。”他是这么解释的。

23 Suspense(悬念)
Cry的脸。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我知道你喜欢猫啦。”面前蓝眼睛的小孩舔着棒棒糖,疑惑地看着他,他笑笑继续说下去:“但是偶尔养只大狗也不错。”

25 Tragedy(悲剧)
当初没有再努力坚持一下。

26 Western(西部风格)
Cry怂恿Pewds开枪去打架子上的酒瓶。
他西部游戏一定玩多了。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Cry的Twitter下面又充斥着一堆男性的告白。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还有一堆女生的告白。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Cry不知道像Pewdiepie这样的商业精英为什么老是光顾他的漫画书店。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Pewds来抱抱啦! (ㅅ´ ˘ `)♡”
“走开。”
“嘤Pewds好凶(´°̥̥̥̥̥̥̥̥ω°̥̥̥̥̥̥̥̥`)”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最近有个姑娘天天在网上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不,我发誓我不再和你们两个一起玩游戏了,我不想瞎。”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强暴是犯罪行为。
但上帝啊,他衣衫不整地醉倒在我床上啊。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他喘息着伸长双臂搂住Pewds的脖子,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闷声哭泣。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HAIL PEWDIECRY

一周男友生日计划[你xpewza]

空城穆偶:

文字版档先放一下。吞了还有网盘的和图。


●看的时候不要想起mazia qaq,安心当pews的一周女友好么。


●也不要想起cry jack或者ken啊mark啊pj啊之类的其他cp,pews在你看文的这段时间是你的人,是你的人。


●记住了么?记住了就好。来吧,你有七天,他的生日那天你会怎么做呢。


●准备好了么,开始吧。


SUN


他成了你的男友。


从瑞典乘飞机来你家留宿。


他的行李箱里带着很多录影设备,他是一个优秀的油管主。


你看着他疲惫的笑容,踮起脚,揉了揉他漂成奶油色的漂亮头发。


你环住了他的腰。分明的肌肉令你面红耳赤,你羞涩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互道了晚安,相拥而眠。


MON


你带他兜兜转转来到你最喜欢的餐厅。


餐厅的老板是你的熟人,常客们和老板调侃起了你们来。


他霸道的拉起你的手,你第一次看到在视频里如此不正经的他严肃的一面。


他湖蓝色的眼睛像是要吃了你一样。


TUE


他在一旁的房间里录起了视频,略有些傻傻的笑声和勾人的语气灌入你的耳中。


你无聊的时候经常想他,而他现在就在你隔壁的房间里。只有一墙之隔。几乎每时每刻你都能看到他。


你打开谷歌搜索着他的名字,即使所有资料已经铭记在心。而你又一次这么做了。这次的心境却不一样了,你甜蜜的想要尖叫。


他录完视频,忽然意识到没有隔音板。离开镜头的他像是变了一个人,站在你身边腼腆地朝你微笑,问刚才是不是有些太吵。(原句by咕咕,我略改动了一下。)


下午茶时间你准备了他喜欢的意大利白巧克力蛋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脸“是巧合吧”的样子成功骗过了他。


WED


陪他看了一天 Mononoke 。


你以前其实疑惑过为什么他会喜欢看这些有些特别的东西,但你投入进去看的时候,你也觉得非常喜欢。


真好啊,两个人喜欢上一样东西,真是好幸福呢。


人当然各有不同。但恋人间恰到好处的同样喜好却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契合点。


过去的你也只是偶尔看看实况,当他带着你拿起手柄的时候,手柄变成了真正的枪,你也学会了战斗。


你们激动的站起来,对着丧尸一顿扫射。当目光相逢的时候,你们读的懂对方的一切。


但当他看到硕大的丧尸鱼将头弹出水面时还是哇的一声弹回床上倒了下去,吐着舌头一动不动。


你盯了他几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粉红色,也跟着你傻笑了起来。


噢,两个透着傻气的小孩子。你这么想着。


THUR


浴室容纳两个人有些挤。你决定先去洗澡。


他用了你的牙刷,明黄色的手柄一上一下的动着。你在淋浴房里大声的警告他,他却不以为然的轻笑着说着是间接亲吻一类的话。


磨砂玻璃材质的淋浴房门被他拉开了一条缝。他的胸毛平铺在胸口,棕色的细细密密又柔软的样子,他正准备解开下身裹着的浴巾挤进来。


你赶忙向他那儿扔出手里正用着的肥皂。


洗完了的你裹着浴巾在梳妆台前洗漱。用着他刚刚用过的牙刷,嘴角向上弯起一种弧度。


他哼着防弹少年团的歌从淋浴房里走出来,一脸心情很好的样子。


深色的浓密胡子上挂着一排水珠,一部分随着他的走动直直坠下,另一部分还坚强的黏在底端。


你让开镜子面前的位置让他梳妆,悄悄绕道他身后环住他。


分支A:


你摸摸他的胡子,狠狠亲了一口。


(请直接前往friday)


分支B:


你绕到他身后,悄悄从背后摸出剃须刀。另一只手的手掌上沾满了刮胡用的泡沫。


猛地拍在他的胡子上。


他一愣。


熟悉的味道窜入你的鼻孔,其实你并不会用这有些陈旧的玩意,也只看过用电动刮胡刀的父亲。


另一只拿着刀片式刮胡刀的手定格在那里。


他也许是看出了你眼中的疑惑,扣住你那只手的手腕冲着你抛了个媚眼。


他微微弯下腰来让你的手能刚好不别扭的抚到他的脸。


你有些机械性的把刮胡用的泡沫抹匀在他脸上。


另一只握刮胡刀的手被他带着在脸廓上来回移动。


你看着他的鼻翼煽动,不知不觉呼吸也变成了同一节拍。


等到用温水冲洗的时候,看着他有些张牙舞爪的表情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粗心。


几条透着血痕的小伤口在瑞典佬的脸上顽强的停留,每当水流经过时他明显的皱了皱眉。


你的心停了两秒。


回过神来的你慌乱的在镜子边的小药柜里翻找着创可贴。


背过身后再次转回来,却看到他站在那里,一手握着毛巾,满脸柔软的看着你〔咳。就是想用柔软!〕。


目光交汇的那刻,你看得到他眼底的光。


FRI〔旧任天堂源于情人节mazia视频互送礼物送旧款wii〕


你带他来到了商场,他的眼光停留在商场最底层的游戏店里。


你假装没有看到,拖着他往上面的服装店里赶。


你骗他换上一套套衣服。


他就像个完美的衣架。无论是穿得像个hipster或是像个成功人士,都是那么的美。多变而又直白的美。


他额头上留着一些汗水的痕迹,他悄悄抹了一把,微微弯腰问你到底是左手那件还是右手那件更合适。


“FABULOUS!”


他用标志性的语气说着,带着一点滑稽的感觉,但在他身上满是可爱。


他塞了一件衣服到你手里,将你推进更衣室,又抵住了门。


你穿上它才发现那是一套情侣衫。


你心中粉红色的爱意仿佛具现化一般飘在空中。


他从后面抱住你,镜子里的你们像两个柔软的玩具小熊。


声音钻进你的耳朵。


“卡哇伊——”他轻轻地咬了咬你的耳垂。


他坏心思的看着你把头埋进他的臂弯里。


吃完午饭后他终于忍不住抓着你去游戏店。


你知道他早就默默将目标放在那旧古董上——全镇子唯一的一台,你早就已经付了款,却暗中请求店家帮你一个忙。


知道唯一的那一台已经被订下了,他垂头丧气的回到你身边。


他当然可以随意的在网上订购到,但你知道的,他非常享受在实体店购买的乐趣。


抱着心爱的东西,牵着心爱的人一起开车回家。


他恰好去上厕所,你便趁机要来了车钥匙,说是要把衣服放回车上。


取完了游戏机急急忙忙的塞到后备箱堆在一堆东西底下,等坐到副驾驶上你才舒了一口气。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将凑在他身上的edger交给了你,把上了方向盘。


你看着他乖巧认真的侧脸傻笑。


SAT〔做早饭来源于mazia男朋友帮忙化妆视频〕


“你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你多跟我说说你今天早上吃了什么?”


他对着拿遥控器的你耳边轻轻耳语。


可明明就是他做的早餐呢。


你张牙舞爪的样子引得他发出一阵猖狂的笑。


趁着这个空挡被抢走的遥控器被他举在半空。


刚好是你伸手够不到的位置。


你气的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


SAT


…………


你在想什么呢。


他问你。


握着酒杯,那是一片普通的晴朗的傍晚天空。


望着他的眼睛像望着一片海。


i like you,你说。


他露出危险的笑容。


i don't.i love you.


老套的爱情表达,说的像谁不会一样。


但你们还是在余晖里相拥,融进那副浑然天成的画。


→→→→→→→



生日快乐,Felix Arvid Ulf Kjellberg,我亲爱的湖蓝眼睛瑞典佬。


we all love you.


无论是作为fangirl还是作为bro。


🖕🖕🖕


stay awsome


THE END❤